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2|回复: 0

姓氏背后的爱情心机

[复制链接]

3万

主题

3万

帖子

10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108441
发表于 5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喜事变成烦心事
  
  婚后半年,我怀孕了。凌源工作在外地,照顾我的重任便落到了爸妈肩上。虽然过去他和爸妈多少有点不睦,可现在,每次回家,凌源的嘴巴都甜得很。一家人其乐融融,我心里别提多高兴了。
  
  预产期还没到,我提前破水进了医院。等凌源赶回来时,儿子已经平安出生。
  
  坐月子期间,凌源和爸妈又闹过一回别扭。他一再表示要花重金请金牌月嫂,我爸妈则认为,他们完全可以照顾好女儿和外孙,根本不需要多一个外人到家中来。其实我也不想请月嫂,可凌源那么坚持,只好妥协。
  
  月嫂来后不久,凌源就回了公司。之后,他每天最少一个电话。老子关心儿子无可厚非,让我多少有点不爽的是,凌源每次打电话都只找月嫂。有一次,月嫂下楼去超市,我爸接了电话,他本想和女婿念叨两句外孙的活泼,哪知凌源找个借口就匆忙挂掉了。月嫂回来不大一会儿,他的电话又追过来,问吃问喝啰唆了好半天。坐在一旁的老爸脸色越来越难看。
  
  看老爸这样,我赶紧转移话题,问起孩子的名字。爸爸情绪又高昂起来,颠颠地从卧室拿出一张纸,上面密密麻麻写了十几个名字:何大林,何文龙,何坤鹏……个个豪气干云。妈妈在一边笑:“你爸为了给宝宝取名字,字典都要翻烂了,还特意跑到电脑上去测分数呢。”爸爸一脸得意:“必须的啊,我们老何家的根脉,金贵得很哩。”
  
  爸爸认真的样子让我好不感慨,老话真是没错,“隔代疼”,当初给我取名字时他都没这么精心吧。晚上,电话里和凌源说起这个事,他失声叫起来:“什么何文龙何大林的,孩子的名字我早取好了,凌千里。”
  
  我一下愣住了:“凌千里?孩子怎么姓凌呢?”“为什么不能?我的儿子,当然要姓凌!”
  
  凌源的口气不容置疑,他好像完全忘记了当初结婚时已经答应,将来我们的孩子要随母姓。
  
  “此一时彼一时,现在,我改主意了,孩子必须姓凌。”凌源很坚决地撂下这句话就挂了电话,剩下我一个,完全傻掉。正在这时,爸爸笑嘻嘻推门进来,手里拿着户口本:“我刚才看见管咱们这片的户籍警小张了,他说孩子出生后要在一个月内上户口,要不Ⅱ自明天就去办这事?”我哼哈着搪塞着,一颗心乱如麻。
  
  第二天早上,我还是将出生医学证明拿给了爸爸。想了大半宿,我最终做了决定,不管凌源同意与否,我们都要遵守当初的诺言。
  
  几天后,凌源回来,看到摆在床头柜上的户口本,脸一下子黑了。我努力想和他解释,可他一把推开我,摔门而去。
  
  两全之策
  
  那天晚上,一家人都没吃饭。妈妈抱着孩子扑簌簌掉眼泪,爸爸脸色铁青,他做梦都没想到,凌源会在孩子的姓氏问题上出尔反尔。我想安慰爸妈,可一想到凌源离开家时那怒发冲冠的样子,心里又纠结异常。
  
  凌源很快搬来了救兵。公婆第二天就杀上门来了。
  
  两位老人风尘仆仆地坐了一夜火车,一进门就抱着孙子哭了起来。爸爸脾气暴,跳着脚地要同他们理论,最终还是被我连说带骗地哄了出去。
  
  结婚一年半,虽然和公婆见面不多,可我知道,他们不是不讲理的人。
  
  我给公婆看了当初结婚时凌源立给爸妈的保证书。那上面,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,我们的孩子要随母姓。
  
  公公沉着脸不吭气,婆婆也羞红了脸。其实,这纸保证书,他们何尝不知道呢。我和凌源恋爱时,爸妈开始并不同意,后来经不住我软磨硬泡总算松口,不过他们提出,如果凌源真愿意和我在一起,就必须到何家做上门女婿。
  
  当时,公婆和凌源对此都没异议。也正因这个原因,我们结婚的所有费用包括新房,都是爸妈一手置办。现在,生米煮成熟饭,他们怎能背信弃义。
  
  看公婆同时垂下头,我又拿出结婚时的费用清单,我和凌源的婚礼,一共花掉了五十万元,如果单纯嫁女,爸妈何须这样破费。而且,在小镇上生活了一辈子的公婆,也确实没有能力给我和凌源物质上的支持。
  
  事实面前,公婆彻底语结。看他们面红耳赤的难堪,我又有几分心疼。他们就凌源一个儿子,唯一的孙子再随母姓,说起来也确实揪心。我主动和公婆提出,我和凌源都是独生子女,按照计生政策,还可以生二胎,到时候,我会说服爸妈让第二个孩子姓凌。一听这话,公婆紧皱的眉头立刻舒解开来。
  
  让人欣慰的是,对于我的提议,爸妈也表示支持。亲家间的尴尬完全消除,四位老人围着孩子有说有笑起来。
  
  不改姓,毋宁散
  
  两天后,凌源回来。他一进门就拉着我去派出所改名字。我一再哀求,并保证,只要他愿意,儿子满了周岁我们就生二胎。可凌源头都不抬:“生了二胎可以随你姓,这个孩子,必须姓凌!”
  
  我们的争吵惊动了隔壁的爸妈,爸爸拿着保证书跑过来质问凌源:“你还是不是个男人,早就答应的事怎么能反悔?”凌源冷漠地看着我爸:“孩子是我的,我有权决定他姓什么……。”
  
  战火一触即发,我只好强拉着凌源出门。
  
  我极力想让凌源明白,孩子无论姓什么都是他儿子,哪怕看在爸妈对我们的付出上,也不要再过于纠结这件事。凌源对此却嗤之以鼻:“他们的付出?何璐梅,你知不知道,在你家寄人篱下这两年,我心里有多少委屈。”
  
  接下来,他滔滔不绝吐槽了对我爸妈的不满,我完全愕然。虽然早就知道凌源不喜欢爸妈,却从没想到他心里藏着那么多腹诽。而他所说的那些,都是什么啊,柴米油盐的小磕绊,偶尔一两句说过头的话,甚至他还怪罪当初结婚时爸妈装修新房没有征求他的意见。凌源越说越愤怒,我越听越心冷,一直我都以为凌源是个大男人,怎么他却揣了一肚子的小肚鸡肠。
  
  而且,两年了,所有这些心结,凌源严严实实地藏匿着。如果不是今天的矛盾,我怕是永远都不会知道他的真实心声。那一刻,一个念头兀自跳出来:除了对爸妈,是不是凌源对我也有N多的不满和控诉?
  
  正恍惚着,凌源一把攥住了我的手:“何璐梅,如果你真爱我,就带着儿子从家里搬出来,我们一家三口恩恩爱爱地好好生活。”
  
  看我不语,凌源的脸冷下来:“既然这样,你就别怪我了,如果儿子不姓凌,我再也不进你家的门!”说罢,他拂袖而去。
  
 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回的家,一进门就抱着妈妈号啕大哭了一场。一夜未眠后,第二天我坐上了去公婆家的火车。事已至此,我希望他们能够帮我。
  
  爱已倾盆,幸福成了难收的覆水
  
  听说凌源因为孩子的姓要跟我分开,公婆一下子急了。当着我的面,婆婆给凌源打了电话。
  
  电话摁在免提上,凌源的声音不温不火:“你们放心吧,何璐梅早晚会答应的,提离婚我只是吓唬她一下,在一起两年了,我还拿不准她的心思么。”
  
  婆婆尴尬地看我一眼,刚想说什么,电话那端又自顾说道:“何家那个老东西还拿保证书来质问我,他难道真不明白,当初签那个东西就是个权宜之计,别说第一个孩子不能姓何,就是真要第二个孩子,我也不能让他姓何……”
  
  婆婆赶紧挂掉电话。我两眼一黑,一跤跌到椅子上。
  
  虽然公婆一再挽留,我还是坐上回程的火车。路上,耳边一直回响着凌源的话。呵呵,他是早就拿准了我对他的深爱吧,所以,背信弃义起来,才如此的胸有成竹。权宜之计?想到这四个字,我更是全身发冷,如果不是亲耳所闻,我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,自己深爱的男人竟有如此“城府”。
  
  失魂落魄地推开家门,呆坐在沙发上的妈妈一下子奔过来,不等我开口,眼圈就红了:“我和你爸想了一夜,总不能因为孩子的姓氏就让你们分开。所以,就依凌源的意思吧,将来你们生了二胎,再姓何也不迟。”
  
  我扭头看爸爸,他伛偻着背蹲在阳台上,粗糙的大手抹一把眼泪,佯装轻松道:“也是爸爸糊涂,和凌源瞎较劲。这样,明天Ⅱ自们就去派出所将孩子的名字改过来。”
  
  忍了一路的眼泪哗然坠落,我扭头冲进房间,泣不成声。
  
  对于传统观念根深蒂固的爸妈来说,做出这个决定有多么难,不用说我也知道。可是,为了爱,他们义无反顾地放下了自己的执念。而曾在我眼里高过一切的爱情,背后却藏匿着那样薄凉的真相。
  
  那天晚上,我给凌源打去电话,郑重告诉他——孩子的名字不会改。凌源也下了最后通牒——如果你坚持,咱们只能离婚。我立即接口:“好,只要你想好了,我随时奉陪。”
  
  知道我宁可离婚也不给孩子改名字,爸妈很自责,一再劝我不要负气行事。听着他们替凌源说好话,我心中的痛更深了。善良的爸妈哪里知道,那位“好”女婿早就恨死了他们。而那些恨的症结,不是他们不够好,而是他的内心太阴暗。
  
  事情发展到现在,真的已经不是一个姓氏的事儿了。凌源无意泄露的心声,让我对他失去了最起码的信任。他的自私,他的冷酷,他的心机,无一不让我恐惧。对他来说,现在和漫长的未来,还有什么不是权宜之计?
  
  当然,我更想看一看,当我的表现超出了凌源的预期,当我的心思他再也不能准确把握,这个男人还会使出怎样的手段。不过,无论怎样的手段,都无法挽回我们的爱情了。爱已倾盆,幸福便了难收的覆水。这事虽然让人伤感,但能及早看清一个人虚伪的假面,又何尝不是幸运。
        中科医院-中科医院曝光-北京中科白殿疯病医院-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Comsenz Inc.

GMT+8, 2021-9-20 22:53 , Processed in 0.061787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