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29|回复: 0

p1.体位 平卧位。p

[复制链接]

227

主题

227

帖子

715

积分

高级会员

Rank: 4

积分
715
发表于 5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我的父亲
  很早以前,我就想为父亲写点什么的,然而由于种种原因,终未下笔。我有一护考记住这些高频考点,多考几十分位平凡而又伟大的父亲,我知道自己的语言是贫乏的,不能恰到好处的去描述父亲,但心有所感,蓄积已久,故抒出与大家共享。

  

  我的父亲

  ——凌霄

  

  

    

  父亲共兄弟六个,排行老二。那时爷爷的观点是长子将来要承家,故一定要有文化的,而其他的儿子都比父亲小,当然也要读书。又加上家贫,劳力不足……所有的原因都得出一个结论:父亲不能去读书,留在家里干活。就这样,九岁的父亲就承载了家里的大部分劳动(那时爷爷给公社拉大车,很少回来。)

  年轻时的爷爷奶奶脾气很暴,他们经常吵架,当然就常把火发到孩子身上,其中最甚者是父亲。那时的父亲老实,然而很倔,当爷爷奶奶发火打他时,他总一动不动地任他们打,但是等他们气消了,打完再想将父亲拉回来时却不是件易事了。因此,小时候的父亲就被奶奶称为“二倔子”。

  年幼的父亲很渴望读书,他常常将叔叔伯伯们的书拿出来看,无奈,由于没进过学堂,一字不识。他也曾央求叔伯们教他,可他们却说自己也不认识。当四叔被教书先生扯着耳朵送回家时,父亲内心一阵惊喜,他希望爷爷能让他去顶四叔的位置。却不料,在奶奶的苦苦哀求下,先生又勉强地将四叔带走了。父亲后来回忆说,那时他的心凉透了,提着草筐在野地里哭了一上午。

  当然,在父亲心里学是不能不上的。那时的书本费加上学费是7毛钱。父亲就时常从爷爷拉回的贷物中偷点麻绳头、鸡蛋等去卖钱,这样攒了半年,父亲惊喜地发现,居然已拥有一块多钱。他整天像命根子似的藏在贴身的口袋里。然而,不幸的是父亲在一次看露天电影时,弄丢了两毛。当父亲知道时,他慌神了,来回地在放映场上走,一处一处地找,可终于也没找到,他呆呆地坐在放映场上,好像丢了整个世界。

  父亲最终也是进学堂了,当然是偷偷去的:每天早上早早地做好一家人的饭,然后悄悄溜走。即使这样仍逃不掉被爷爷发现的结果。那是父亲进学堂的第十二天,当他兴冲冲地从学堂跑回家时,迎着他的是爷爷那怒气冲冲的眼神和奶奶那喋喋不休的辱骂。那是一场真正的暴风雨:爷爷用拉车的大棒将父亲打昏了,并且没再管他。父亲躺在二爷家一天一夜竟然醒了过来。

  父亲和母亲没有过罗漫帝克式的爱情。可是他们平淡中却显现着真情,父亲是如此地在平和中爱护着母亲。像大多数农村人一样,母亲是由别人介绍的,尽管她开始并不同意,可庆幸的是姥姥看上了父亲的老实能干。就这样,父亲成功的娶到了母亲,虽然其中有许多曲折和辛酸。由于父亲在爷奶眼中的地位不高,母亲当然也受到“牵连”。过门后,父母并没像大伯大娘那样和爷爷分家。母亲是个柔弱的女子,她在怀着哥哥九个月时时仍被迫着下地干活。由于父亲兄妹多,饭根本不够吃。父亲很心疼母亲,时常抢到一份饭给母亲吃,自己却饿着。父亲怕母亲经受不住那个家庭的“摧残”,于是决定分家,他提前很久已悄悄地用泥摔坯,并藏在草堆中,没有一个人发现。当他用那些泥坯垒出一间小房子时,还是让奶奶看出了苗头,她哭着骂父亲“娶了媳妇忘了娘”。然而,父亲和母亲始终是搬了出来,奶奶只给他们十斤米、十斤麦子和两副碗筷。尽管如此,可父亲说他当时仍很高兴。母亲由于怀着哥哥,妊娠反应厉害,不能吃任何油腻或咸的东西。父亲于是就每天给母亲烙焦饼,而自己却吃野菜糊糊。母亲每每说起这事时总是一脸幸福。

  父亲对母亲的爱是含蓄的,可以说是毫不外露的。然而有一次,我却真真的了解到了他的这份爱。因为家境所逼,母亲曾执拗地携妹妹到福建打工,那段时间,我正上高二,哥哥也在县城工作。父亲一个在家照看田地和牲口,然而由于心灵上的寂寞和对母亲和妹妹的担心,吃不下,睡不着。母亲打电话给父亲报平安,并且撒了个善意的谎言,说自己吃得好,活儿轻。可这个谎言很快被妹妹给拆穿了-----母亲由于身体不好,根本吃不下饭。这下父亲可慌了神,他无时不刻地担心着妈妈,大姑见父亲这个样子,就说:“你准是想他二婶了呗。”后来父亲对我狡辩说:“你大姑说我想你妈了,其实我并不是想她,只是担心她。她身体不好,要是垮下来怎么办?”听了这些话,我真得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,想笑又想哭。我的爸爸哟,你这不是想我妈,又是什么?然而我却真得又笑不出,也许在父亲心里,“想”就代表很外露的甜言蜜语,他不愿这么直接的承认,可他那份对母亲的爱着实又那么真切,让我感动。

  父母在有了我们兄妹几个以后,家在他们的拼搏下总算一天天转好,尽管仍然很贫苦。由于小时候的遭遇,父亲格外的爱护我们,他常说:“手心手背都是肉,哪个都心疼啊。”当然,在我们那落后的村子,很多孩子都是小学、初中毕业就不再上了,但父亲却坚持让我们读书。父亲说他尝了一辈子没文化的苦,不能让我们再走他的路。然而,哥哥最终还是在初三下学期时退学了。是因为我和他同时交学费,家里实在支付不起。尽管父亲在努力凑集,说推迟几天,可哥哥还是坚决地把书包背回来不再去了。那次父亲哭了,那是我见到我那如铁的父亲第一次掉泪,他哭得是那么痛苦,那么压抑——浑身颤抖。那个情景,我永远不会忘记,一家人围在那黑小的厨房里,父亲不停地扯着自己的头发,不停地重复着:“不孝子……我没用啊!”那时我只有八岁,固执地认为是哥哥擅自离校惹父亲生气,然而直到很久以后我才明白哥哥那个决定是多么痛苦和无奈。哥哥一直是父亲一块心病,他担心哥会走他的老路,这块心病在哥哥成为一名合格的厨师后才慢慢好了起来。

  我自认为一直是父亲最放心的孩子,我从小成绩很好,尽管中间有些波动,但我好学,仍让父亲很安心。可是,由于父亲那份细腻的爱,让我渐渐产生一种难以承受的感觉。这在我准备上高中和考大学时表现的尤为明显。在那两个阶段里,我心理压力很大,有一种快疯掉的感觉,我怕考不好,给父母丢脸。我最终是考上了高中,可并不是我们县最好的。尽管父亲仍很高兴,可我却有一种失落感。我家离街道很远,而且是土路,每次我从县城回来,父亲都扛着包把我送上车,尽管如此,他仍觉得自己做得不够。高中四年,故乡的那条路啊,它默默地记载了我和父亲的多少次行程,多少次谈话啊!

  其实,我是埋怨过父亲的。在别的孩子由父母辅导功课,而我自己趴在桌上苦思冥想;在别的孩子由父母开着车或骑着摩托车接送,而我一个人孤单地在路上行走的时候……可是这个念头很快在我脑海中消磨了。父亲在建筑工地打工,他的工时由我来记,有一次我由于学习忙给忘记了,父亲当时很生气,然而并没有发火,他搂着头闷坐了很久很久,我明白他那复杂的心情,我也再没埋怨过他不是个知识分子,没有埋怨过他不是个大款。我初中时上晚自习,每天晚上都回去住。由于路远,父亲很不放心,就每天去接我,有一个冬天的晚上,我从教室走出来看到冻得直打哆嗦的父亲时,眼睛一下子湿了。我拥有世上最伟大的父亲,真的!

  现在我已是一名大学生,我曾想过,不管将来怎样,也不管我身在何方,我都会努力去报答父母,去偿还他们的爱——尽管我知道我一辈子也不可能还得完它。

    

  

  联系方式:(Email)lingxiao8702@126.com|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Comsenz Inc.

GMT+8, 2021-3-1 17:22 , Processed in 0.044065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